新聞通稿

廣州, 25.09.2019

距離消除丙肝,世界已進入十年倒計時?

世界衛生組織(WHO)提出“2030年消除病毒性肝炎”的總目標,我國能否實現? 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疾病預防控制局連續兩年將世界肝炎日宣傳主題定為“積極預防,主動檢測,規范治療,全面遏制肝炎危害”(圖1),旨在提高公眾尤其是高危人群對疾病的認識,強調主動檢測對于全面遏制病毒性肝炎的重要性。

?

圖1? 2019年世界肝炎日—中國宣傳海報

?

乙肝早已被大眾所知,然而還有一種知曉率低、檢測診斷率低的病毒性肝炎——丙肝,同樣對人類健康帶來嚴重威脅。丙肝病毒(HCV)基因極易變異,對病毒檢測和疫苗研制造成極大難度,目前全球尚無針對丙肝的有效疫苗,人們無法進行積極預防。因HCV感染隱匿性強,丙肝防治面臨著“發現晚、治療晚、知曉率低、就診率低”的嚴峻挑戰。

只要皮黏膜受損,就有感染風險

HCV是一種血液傳播病毒,最常見的感染途徑是接觸少量血液:注射吸毒、不安全注射做法、不安全的衛生保健、輸入未經篩查的血液和血液制品以及可導致血液接觸的性行為,都可造成感染;此外,經破損的皮膚和黏膜接觸是HCV的主要傳播方式,當洗牙、紋身、美容、修腳、美甲等過程中出現皮膚破損的情況都需要考慮感染風險。

值得注意的是,HCV不會通過母乳、食品或水傳播,也不會通過與感染者擁抱、接吻以及共用食品或飲料等偶然性接觸傳播[1]

深藏若虛,丙肝成為“沉默殺手”

由于HCV新發感染通常沒有癥狀,因此在新近感染期很少有人得到診斷。對于發展為慢性丙肝感染者而言,幾十年內可能依然沒有癥狀,直至出現對肝臟造成嚴重損害的繼發癥狀時才得以診斷。因此,丙肝被稱為“沉默殺手”。HCV感染若不經及時治療,可能進展為肝硬化、肝衰竭,甚至肝癌(圖2)。WHO估計,2016年約有39.9萬丙肝患者因肝硬化和肝癌死亡[1]

?

圖2? MONOARCH模型預測丙肝并發癥發生率[2]

?

基于慢性丙肝患者發生肝硬化和肝癌的模型預測,若丙肝患者未接受合適的治療,中國預計在今后15年間肝硬化和肝癌病例數分別達42萬例和25.4萬例,治療肝硬化和肝癌的直接住院成本將高達5.89億美元和6.11億美元[3]

矢在弦上,加強丙肝篩查,刻不容緩

近年來,我國HCV感染率總體處于國際較低水平,但由于人口基數大,實際感染人數居世界之首,達到近千萬[4]

調研顯示,我國丙肝患者在診斷前對HCV的知曉率僅為25%,低于全球平均水平(31%),且中國患者多為被動檢測,近70%的丙肝檢測發生在有明顯臨床癥狀之后[5],這也意味著絕大部分丙肝患者并未意識到自己已被感染。

廣東省人民醫院檢驗科侯鐵英主任指出:“早期診斷能夠預防因感染帶來的健康問題并防止病毒傳播。為提高我國丙肝防治水平,加強對公眾及相關醫護人員的疾病教育,加大丙肝篩查力度,迫在眉睫。”?

對于HCV感染高危人群,包括長期注射用藥者、維持性血液透析患者、暴露于HCV感染人群的醫護人員等都應進行定期篩查。此外,HCV感染母親分娩的嬰兒在出生后需進行篩查,特殊侵入性操作和有創檢查前也都應進行篩查。

精準診斷,讓HCV無處可逃

HCV感染診斷主要包括血清學方法檢測HCV抗體(抗-HCV)和HCV核心抗原(cAg),HCV核酸(RNA)檢測常用于確診(圖3)。

?

圖3? WHO指南推薦的慢性丙肝診斷流程[6]

?

血清學檢測丙型肝炎抗體是篩查HCV感染的第一步,如果丙型肝炎抗體呈陽性,應再進行HCV RNA檢測定性確認;抗HCV抗體檢測結果為陰性時,由于丙型肝炎抗體產生“窗口期”的原因,不能排除HCV感染。此外,對于早期急性期HCV感染者以及血液透析、HIV感染、器官移植或無丙種球蛋白血癥等免疫抑制的HCV感染者,可能不產生HCV抗體,這時都必須采用高靈敏的HCV RNA檢測確定是否存在慢性丙肝。

早診早治 未來可期

隨著直接抗病毒藥物療法(DAAs)的出現,全球丙肝治療已進入“治愈時代”,但目前HCV感染者的診斷率和治療率仍較低。WHO估計,2017年全球有7,100萬人患有慢性丙肝,其中僅19%(1,310萬人)知曉自己的診斷狀況;截至2017年底,約有500萬人接受了DAAs治療[1],與實際所需治療人數的差距較大。

侯鐵英主任表示:“檢測是HCV感染預防和治療的起點。一旦發現可能感染HCV,應立即主動進行檢測,確診后需要接受規范化治療。只要做到早診早治,丙肝是可以治愈的疾病,相信我國能很快實現消除丙肝的目標。”

作為全球體外診斷領域的領導者,羅氏診斷提供血清學與分子診斷在內的HCV感染診斷整體解決方案,包括18分鐘即可得到檢測結果的Elecsys? anti-HCV II檢測,高靈敏度的cobas? HCV RNA檢測,幫助臨床精確判斷患者感染情況,助力丙肝防控。

?

?

?

[1] https://www.who.int/zh/news-room/fact-sheets/detail/hepatitis-c

[2] Kamae I, et al. Hepatol Int. 2014. 8: S156, APASL 2014 Abstract: 239.

[3] Wei L, Wang Y, Feng GS, Yu SC, Duan ZP, Lee MH, Rao HY, Li H. Evaluation of Disease Burden of Hepatitis C in China.

[4] www.wpro.who.int/china/mediacentre/2016/20160727-china-world-hepatitis-day/en. Accessed Sept 2017

[5] World Hepatitis Alliance (2015).HCV Quest Global Patient Survey Country-Specific Report China.HCV Quest Global Patient Survey.World Hepatitis Alliance.

[6] Guidelines for the care and treatment of persons diagnosed with chronic hepatitis C virus infection. Geneva: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8. Licence: CC BY-NC-SA 3.0 IGO.

?